懒癌.

淩仪「君子如兰,思之不可追」三

今天走在路上,突然想起了什么

我似乎有一个月没更新了……(‘-‘*)

主要是最近在学习……(睁着眼睛说瞎话)

趁着下雪放假赶紧更文

最近我会尽量多更补回来的!

都有点忘了剧情的说……特意看了一下前面写的文章……

——————

蓝景仪睡着很稳,没有什么动静

而金凌确确实实的听到了,那一声巨响

正在金凌思索着要不要看一眼的时候,隔壁传来了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说话声

“道长,你忘了我了吗?”

“……”

“我可是很想念你呢……”

“你……”

金凌有瞬间想起来了,那不是薛洋和晓星尘吗?

“他怎么还没死?”金凌脱口而出

“唔,金凌?”

金凌暗道遭了,声音太大不小心把蓝景仪吵醒了

“怎么了?”金凌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尴尬

“没什么……好吧,我饿了”

“你白天不是吃了很多了吗?”

“我不管我就是饿了”

[性感景仪在线撒娇]划掉/

就在他们谈话间,隔壁传来了打斗声

“诶?是有人在打架吗?怎么回事?”蓝景仪还刚睡醒迷迷糊糊的

“哈哈哈,道长啊……你还是很讨厌我呢……”

“等等……这……十恶不赦薛成美明月清风晓星尘?”蓝景仪有点清醒了

“额……似乎是的”比起这个,金凌还是想知道之前窗外的响声是怎么回事

————

有点少了,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出现了晓薛,应该也只是客串一下吧

话说好久没写文感觉文章比之前差了好多இдஇ

凌仪「君子如兰,思之不可追」二

既然大家都喜欢双向暗恋,那我就写双向啦

就是蓝景仪喜欢上了金凌,但他自己没发现,而金凌喜欢蓝景仪,他自己已经知道了。

感情线可能不太明显

————分割线————

蓝景仪又闯祸了。

他“不小心”把蓝启仁的胡子剪短了一截。

要不是魏无羡给了蓝启仁一颗救心丸,可能就瓦特了。

蓝景仪:面壁中。

魏无羡:“噗哈哈哈厉害厉害,和我当年有的一拼”

由于蓝景仪的不懂事,成功的被赶下山躲一阵子,美名其曰:下山历练。

蓝景仪一个人实在无聊,就想着去找金凌一起浪。

然鹅他并不知道自己是要到云梦江氏去找还是兰陵金氏。

“emmmm既然已经是宗主了应该就在兰陵金氏吧”

“蓝景仪?”金凌是准备找蓝景仪夜猎的,一来到姑苏就看到他在街边游荡。

“哎?大小姐?我刚准备去找你呢”

“嗯?你们那蓝老头允许你们随便下山?”

“额……”此处省略n字。

“噗哈哈哈哈你竟然把蓝老头胡子剪了”

“不是还有一半嘛……”

金凌已经无法想象蓝老头只有一半胡子的样子了,没有胡子都比一半胡子要好看。

蓝景仪:“话说你来找我夜猎?现在还是白天哎,要不我带你去吃吃姑苏的美食吧,我们这里的balabalabala”

“行了停停停走吧走吧去吃吧,我陪你”

“嗯!”

于是,蓝景仪带着金凌逛了大半个姑苏。

傍晚。

“哦对了我带你去我最喜欢的那家店!”

蓝景仪背对着小路说。

“还吃呀,撑死我了,小心肝”

“啥”

蓝景仪一下撞到了一个木杆上。

“都说了,小心杆”

……

“行了,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去夜猎吧”

“诶等等我还没带你去我最喜欢的那家店呢”

“下次再去吧撑死我了”

“好吧,去哪夜猎?”

“不知道,这里是姑苏,你应该熟悉吧”

“嗯……那就去××吧”

“嗯”

在夕阳下,一男一……咳咳,两男欢声笑语,仿佛有万般美好。

emmmmm口区

蓝景仪和金凌走了一大圈也没看到什么东西,只好先找一家客栈歇息。

到了客栈,除了金凌和蓝景仪,还有一个人也要租客栈,但只剩下两间客房了。

无奈,金凌和蓝景仪只好睡同一间客房。

他们隐隐约约觉得另外那一个人有点熟悉。

是夜。

蓝景仪很快就睡着了。

而金凌怎么也会不着,毕竟可是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睡呀。

金凌现在感觉全身发烫,蓝景仪一只手搭在他身上,腿也不老实,总是往金凌那边靠。

突然,外边划过一道巨响。

————————

准备好,要开始虐了。

凌仪「君子如兰,思之不可追」一

江澄现在很生气,非常生气,生气到要打断金凌的腿。

至于为什么呢,他今天偷偷跟着金凌怕他出了危险,结果看到他和一名蓝家子弟走的非常近。

江澄:我闻到了死给的味道

“金凌!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啊啊啊舅舅我又犯了什么错啊”

江澄正以飞一样的速度和金凌赛跑。(划掉)

“说,你是不是和蓝家那小子走一起了”

金凌突然停下来。

一脸娇羞的说:“啊?什么?没有呀啊哈哈”

江澄:看透一切的眼神。

“发展到什么进度了?”

“诶?舅舅你在说什么呀”

“你小子别给我装了,养你这么大了,我能不了解你?”

“额……那……我还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空气凝固了三秒。

欢迎再次收看《江家舅侄赛跑》

“好啊金凌你是个死给不说竟然还是个单恋!”

“啊啊啊啊舅舅手下留腿呀”

“你小子学什么不好非要学魏不要脸做死给!”

“舅舅你不也是吗!啊啊啊”

“什么叫我也是,你给我解释清楚”

“就那个…鬼将军……”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江宇直”:“你从哪听来的?”

“就我上次看见……”

“好了,话说蓝家那小子叫什么?”(江澄:机智如我)

“蓝景仪……”

——————

有点短,下次补上,话说我在思考是单向暗恋,还是双向暗恋

凌仪「君子如兰,思之不可追」

emmmmm这应该是长坑

好久没更了,别问我为什么,因为我懒。

本来写好了一点的,但是再弄就不见了,好气哦。

文中会出现一点澄宁。

灵感来自于某些诗句,文中会引用。

好了,加油!

————请叫我分割线————

两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 自难忘。

金凌处理完兰陵金氏大大小小的事务后,来到院中,望着一颗梅树出神。

梅花,很是娇艳……

喝下手上那一壶酒,不久即醉。

也就只有酒能伴他了。

“景仪……我想你了……”

梅树下面,似乎出现了一个影子,活泼,开朗的一个人。

“大小姐!等你好久了!你怎么这么慢呀”

“哎,又被罚抄家规了,大小姐,要不你帮我抄一点呗”

“大小姐,你再不来我可就走了”

“大小姐!”

“大小姐”

“大小姐……”

“金凌……”

“你别哭啦,我命大,死不了的”

“嘶啊……我可能真的要死了……大小姐……好啦,来世,我们再见!”

“蓝景仪!我不要来世!我就要这一世有你!”

千里孤坟 无处话凄凉。

————

这一章就是个类似预告的,结局是be是he看情况,嗯。

另外,装文化好难哦。

某一天……

晓星尘:请大家说一句爱护小草的标语

阿菁:小草青青,脚下留情。

晓星尘:太平淡了

薛洋:今天你踩我头上,明天我长你头上

……

晓星尘:人生像什么?

薛洋:像打电话

晓星尘:为什么?

薛洋:不是你先挂就是我先挂

……

晓星尘:你想做什么职业

薛洋:司机

晓星尘:为什么?

薛洋:我喜欢别人的命运被我掌握的感觉

……

可以,这都很薛洋



其实我站晓薛是因为我爱小学!

多cp「我家那位……」

第一回合

魏无羡:我家那位逢乱必出

温宁:我家那位人称三毒圣手

金光瑶:我家那位仙门世家公子排行榜第一

薛洋:我家那位人称明月清风

聂怀桑:我家那位被五马分尸

……

聂怀桑胜。

第二回合

沈清秋:我家那位守了我尸身5年

魏无羡:我家那位问灵十三载

谢怜:我家那位等了我八百年

……

谢怜胜

第三回合

魏无羡:我家那位敢在穷其道帮我

温宁:我家那位敢养狗……

聂怀桑:我家那位敢骂金光瑶

沈清秋:我家那位敢入魔

谢怜:我家那位敢与神仙作对

薛洋:我家那位敢在我面前自杀

金光瑶:我家那位敢捅我

……

金光瑶胜

第四回合

魏无羡:我家那位喝酒先睡再醉

薛洋:我家那位笑点低

金光瑶:我家那位吹箫好听

温宁:我家那位起名……算好听吧

聂怀桑:我家那位刀功一流

沈清秋:我家那位技术不好

谢怜:我家那位写字带风

……

平局

魏无羡:我家那位是含光君

金光瑶:我家那位是泽芜君

温宁:我家那位是云梦江氏家主

沈清秋:我家那位是嘤嘤怪

谢怜:我家那位是血雨探花

……

平局




多cp「生气」

双杰

“魏无羡!我tm不是说了不要弄这些邪魔外道吗!”

“哎呀,师妹回来啦~你这是在担心我~”

“是!所以你不要再弄这些花样了!”

魏无羡有点蒙,江澄平时可不是这样。他从来都是傲娇呀。

“好啦师妹~我答应你不再弄这些了好吧~”

终是坠入邪魔外道,一去不复返。

云梦,再无双杰。

晓薛

“阿洋,你又偷吃糖了!”

“道长我没有!”

“阿洋!撒谎可不好”

薛洋立马就怂了,生怕以后晓星尘不给他糖了。

“哎呀道长,我一会绝对不会这样了,这次就放过我嘛~”

“哎,你哪次不是这样说……”

“我保证,以后不偷糖了!”

“罢了,再吃一颗糖就去睡吧”晓星尘对于薛洋总是生不起气来。

“哎嘿嘿,道长最好了!”

……

道长,回来好不好,洋洋不偷糖吃了,洋洋不吃了……

曦瑶

“二哥,刚刚那位姑娘是?”

“阿瑶,那只是我的一位朋友而已”

“朋友?那位姑娘似乎对二哥有点意思呢,我也不打扰你们了,告辞”

“阿瑶!我对那位姑娘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噗嗤~二哥,不知可有空弹一曲?”金光瑶这次是真的,真的开心的笑。

蓝曦臣不禁有点看入迷了。

……

七十二刻桃木钉,已封死了所有念想。

追凌

“阿凌,我错了o(T-T)ゞ”

“哼!╭(╯^╰)╮”

“景仪只是我的好朋友而已,如果你不喜欢的话,那我就不理他了”

蓝景仪:思追你个有了媳妇忘了兄弟的!见色忘义!(╯‵□′)╯︵┻━┻

“那……你送过蓝景仪什么东西,也要送给我!”

“好~我去买一些礼物给阿凌,阿凌会开心的”

“哼(`へ´*)ノ”

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过。

多cp「消失」

双聂

“怀桑!你这么不成器如果哪天我消失了怎么办!”聂怀桑又偷偷跑出去玩了,每次聂明玦都会非常生气,怕聂家就毁在聂怀桑手上了。

“哎呀大哥你这么厉害怎么可能消失呢,有你在我就当一个脓包就好了”聂怀桑认为聂明玦是最厉害的人,当然不会消失。

“你要明白,人总是会死的,我也会。罢了,快去练刀,没练完不许吃饭”

“是!”

可曾想,当初随便一说,还成真了。

“大哥……”

晓薛

“道长~洋洋想吃糖~”

“你已经吃了5课糖了,再吃就要蛀牙了”

“道长~就一颗嘛,再吃一颗”

“哎,如果哪天我消失了,谁给你糖呀”

“道长那么厉害୧(๑•̀◡•́๑)૭怎么可能消失呢,好啦快给我糖吧”

晓星尘对于薛洋很无奈,总是心软给他糖。

可是,道长,洋洋已经不吃糖了呀。

曦瑶

“二哥,可否再奏一曲?”

蓝曦臣轻笑一声“阿瑶想听,我便奏一曲罢”

一曲落毕。

“二哥弹的真是越发好听了,只怕将来已不屑奏与我听”

“怎么可能呢,阿瑶只要想听,随时都可以听”

金光瑶唯独在蓝曦臣面前没有挂着那张非常假的笑脸。

二哥,你可别忘了那个听你奏曲的少年呀……

澄宁

还记着那个唯唯诺诺的温家人,一点温家人的样子都没有呢。

好像叫……温宁……来着?

不,他是鬼将军。是杀了金子轩的鬼将军。

但是,已经被挫骨扬灰了……

忘羡

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